王子和食人鬼的故事(摘自一千零一夜) – 我的笔记本

王子和食人鬼的故事(摘自一千零一夜)

相传古代的某国王,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,因此向来重视他的教育和成长。王子非常喜欢打猎。国王派一个大臣专门陪伴、侍奉他,随时不离他的左右。有一天,王子在大臣的陪同下上山打猎。他们在山中碰到一头野兽,大臣不顾王子的安危,一股劲地鼓励他:“别放过这头野兽,赶快追去。”

王子跟踪追捕野兽,一步不放,跑到很远的地方,野兽突然不见了。王子也迷失方向,不辨归路,正徘徊歧途,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看见一个女郎在路边伤心哭泣。他觉得奇怪,便问女郎:“喂!你是谁?干吗在此哭泣?”

食人鬼听了王子的祈祷,非常害怕,便悄然隐遁了。

都班医师绝望到极点,哭哭啼啼地向国王求饶:“饶我一命吧!上帝会延长陛下的寿命呢。别杀我吧,上帝会保佑陛下呢。”他说罢凄然吟道:

我忠诚老实,

结果一败涂地。

他们作孽、欺骗,

却步步胜利。

我被忠实蒙蔽,

它导致我进入毁灭的屋宇。

今后若能苟全性命,

我绝口不提有关忠实的事情。

如果我一旦死去,

古往今来的忠实者都应受到诅咒。

都班医师怀着欢乐的心情应邀进宫,但茫然不知等待他的是吉还是凶,其情如诗人所说:

不要畏惧命运,

把一切交给掌握财富者去决定。

命运注定的事件自然应时而实现,

对一切事变须保持镇静。

都班医师回到家中,在一天之内,赶着办完各种应办的事情。

都班医师听了国王斩钉截铁的回话,证实国王决心要杀他,没有幸免的希望了,沮丧到极点。他忍不住伤心哭泣起来,百般懊悔当初不该给不知好歹的郁南国王治病。

都班医师吟罢,郁南国王对他说:“我召你进宫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都班医师吟罢,对国王说:“难道这是我应得的报酬吗?那么陛下给我的报酬跟鳄鱼的报酬是一样的了。”

郁南国王的一个亲信大臣眼看都班医师的无辜,觉得可怜,便站起来替他讲情:“主上,请看臣面,饶恕这位医师吧。在我们看来,他没犯什么罪过,倒是陛下所患的不治之疾,太医和一般医生都束手无策,却被他一手给治好了。”

郁南国王断然拒绝大臣的讲情,都班医师知道国王要杀他的决心很坚定,没有活命的希望,便剀切地说:“大王陛下,如果陛下非杀我不可,那么恳求你稍缓一步,让我回家去准备一下后事,同家人和亲友见一面,嘱咐他们替我料理善后,并处理一下我的医学书籍。那些书籍中有一册非常特殊的珍本,我打算拿它作礼品献给陛下,保存在库藏里,留作纪念。”

郁南国王手持古籍,下令执法砍头。刽子手站起来,走到都班医师面前,手起刀落,一刀砍掉他的脑袋,随即把它摆在盘中,按在药粉上,血便停止,接着都班医师的头颅就睁开眼睛,望着国王说:“大王陛下,请打开书本读下去吧。”

郁南国王听了都班医师的谈话,感到十分惊异,心情非常兴奋,欣然问道:“大夫,我砍掉你的头,它还能说话吗?”

王子摆脱食人鬼的危害,感到快慰,欣然策马回到宫中。他把大臣教他追捕野兽而迷途,以及中途碰到食人鬼的经过,向国王详细叙述了一遍。国王听了非常生气,立刻下令处大臣死刑。

王子抬头仰望天空,虔诚地祈祷道:“有求必应的、替被迫害者消灾灭患的主宰呀!求您替我制伏仇敌,让我摆脱他的危害吧。主啊!您是万能的。”

王子扶女郎下马,让她进废墟去便溺,但是过了好一阵却不见她出来。王子嫌她太慢,不耐久等,便悄然进废墟去踏看。结果却见女郎原形毕露,原来她是个食人鬼,正在对小妖怪们说:“孩儿们,今天娘给你们弄到一个肥胖的青年人。”“娘!”小妖怪们说,“快拿来给我们饱肚子吧。”

王子听了食人鬼母子们的谈话,相信自己非死不可了,吓得浑身发抖,张皇失措地走出废墟。食人鬼回到王子身边,见他惊惶失措,战抖不已,便问他:“你怎么了?你害怕什么呢?”

王子听了女郎的叙述,同情她的境遇,便拉她上马,让她骑在自己身后,带她离开荒山野林。路经一处废墟地带时,女郎对王子说:“我的主人,请等一等,让我下马吧,我要便溺呢。”

次日清晨,都班医师随监视人从容返回王宫,见文武朝臣和卫队济济一堂,拥挤不堪,整个朝廷热闹得象百花盛开的一座花园。都班医师手持一册古籍和一个盛着药粉的瓶子,走到郁南国王面前,安然坐下,说道:“给我拿个盘子来!”

大臣讲了《王子和食人鬼的故事》,接着向郁南国王进他所谓的忠言,说道:“主上越是信任,放心都班医师,他越容易危害陛下;陛下越是优待、亲近都班医师,他谋害陛下的机会就越多。难道陛下不曾看见:他既然拿一根拐杖给陛下握着,就能治好陛下的病,那末,他拿什么东西给陛下握着就能致陛下死命,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吧?这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呢。”

刽子手遵循命令,走到都班医师面前,拿布条束住他的眼睛,然后抽出宝剑,摆出执法的架式,向国王请示:“请下命令吧!”

他洋洋得意,匆忙奔到郁南国王面前,跪下去吻了地面,然后吟道:

若说我不曾尽到感谢的义务,

请问那诗歌、散文究竟为谁而作?

当我还未启齿请赏之际,

你毫不踌躇即刻慷慨施予,

我怎能不公开赞美暗中感谢?

恩惠沉甸甸地压着我的肩臂,

但是它减轻我内心的忧虑,

我将把这种恩惠终身牢记。

愿你抛弃忧愁、顾虑,

把一切委托给命运。

对目前的美好际遇应该欢欣、快慰,

过去的事件尽可一概置之脑后。

兴许这件事情目前令人灰心丧气,

说不定将来会演变出美满的结局。

安拉做他要做的事情,

你千万别盲目反对。

把一切交给明智的主宰去主持,

让心胸摆脱身外的一切获得休息。

须知事物不可能按你的要求进行,

安拉的意志才能决定一切。

达观些,

不必过分忧虑。

把苦恼全都忘记,

因为它善于侵蚀理性。

计划不替卑微的奴婢谋利,

你只该为来世间永恒的享受勤修苦练。

人们按照都班医师的吩咐,给他拿来一个盘子。于是他把瓶里的药粉倾入盘中,随手摊平它,然后对国王说:“大王陛下,请陛下拿着这本书,暂别翻阅,待砍下我的头来,将它摆在盘中,按在药粉上,待血停止时,陛下打开书本,从头读下去好了。”

“鳄鱼是怎么给报酬的?”国王急于要知道鳄鱼的故事。

“马上派人传他进宫,宣布他的死刑,处决完事。所谓先手为强嘛。杀死他,杜绝后患,从此高枕无忧,可保天下太平。”

“饶我一命吧!上帝会延长您的寿命呢。”都班向国王求饶,“别杀我吧!上帝会保佑您呢。”

“非杀你不可,没有宽容的余地。”

“那册珍本记载着什么内容?”国王对都班医师的珍本书籍很感兴趣。

“这桩事真奇怪!”国王感叹着,即时派监视人随都班医师回家去料理他的身后。

“该书的内容很丰富,有一部分是关于机密事物的。待砍掉我的头时,陛下打开书,翻到第三页,然后从左边那页的开头阅读三行,我的头就能同陛下谈话,并回答陛下提出的各种问题。”

“王子有的是钱。你怎么不赏他钱,收买他呢?”

“爱卿,你说得对,你的估计有可能成为事实。”郁南国王接受大臣的忠言了。“这个医师,也许是来谋害我的一个奸细。他既然拿拐杖给我握着便治好我的病,那末,他可能拿什么东西给我一闻就能致我死命。情况既然如此,你说吧,爱卿!该怎么对付他呢?”

“照你的说法,你既是受冤枉、委屈的人,那末,向安拉求援吧!他会保护你不受伤害的。”

“有一个仇视我的坏人,凶恶、可怕极了。”

“是的,我是王子,这没有错。”

“据说你是个奸细。你到这儿来的目的是要杀害我。喏!现在不待你下毒手危害我,我可先发制人而致你死命了。”国王说罢,大声呼唤刽子手,吩咐他:“砍掉这个奸细的头,消除祸患,免得咱们受他的害。”

“我要杀这个医师的原因,你们可不知道。”国王对在座的群臣说。“因为让他活着,我就要受他的危害,这是不可避免的事。因为他拿一根拐杖给我握着便治好我的疾病,他自然也会拿什么东西给我一闻便弄死我呢。我认为他是受人贿赂而来谋害我的。显然他是一个奸细,为谋害我才到这儿来的,所以非处他死刑不可。杀掉他,我的生命才安全呢。”

“我是印度国王的女儿。在旅途中,因为打瞌睡,不知不觉间从牲口上跌下来,当时昏迷不省人事,后来就失群离散,跟旅伴们分开了。”

“我召见你,是要处你死刑呢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未来的事,只有上帝知道。”

“大王陛下,难道这就是陛下给我的报酬吗?显然陛下是以怨报德呀。”

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是不能谈鳄鱼的故事的。指上帝起誓,饶我一命吧!上帝会延长陛下的寿命呢。”都班医师边哀求边痛哭流涕。

“你不是说你是王子吗?”

“他不要钱,只要我的命。这便是他凶恶,可怕的地方。因此,我是受莫大冤枉、委屈的人哪。”

“主上,干吗要处我死刑呢?”都班感到无比惊奇、恐怖。“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过呢?”

“不错,还能说话。”

“不错,爱卿说得有理。”郁南国王采纳大臣的建议,即时下令,召都班医师进宫。

“不杀死你,我是放心不下的。因为你拿拐杖给我握着便治好我的疾病,你自然会用什么东西给我一闻就要我的命呢。这就是我不放心的地方。”

国王打开书本一看,见书页粘在一起,便将指尖伸入口内,蘸口液来翻书;每翻一页蘸一次,直翻到第六页,都不见字迹,觉得奇怪,问道:“都班医师,书中怎么一个字也没有?”

“陛下继续翻着看下去吧!”

郁南国王果然边翻边看,连续翻了三页之后,霎时间感到头晕目眩,全身颤栗,摇摇欲坠。这是因为那册所谓的珍贵古籍曾毒化过,毒素已散布到国王体内,使他支持不住,狂叫着说:“我中毒了!”

都班医师眼看郁南国王的情状,耳闻他的叫声,坦然吟道:

他们掌权,统治黎民,

一味追求延长专政期限。

可惜天不遂人愿,

刹那间政权变成缥缈的泡影。

倘若他们公正,廉明,

庶民必然感激涕零。

然而他们暴虐成性,作恶不息,

所以应遭残疾,瘟疫的罪罚。

今晨刚从甜梦中惊醒,

现实的情况便向他们吟诵:

“这个结局,原是来自那个原因,

千万别责怪、埋怨命运。”

都班医师的吟诵声刚停止,郁南国王便颓然一跟头栽倒,顿时气绝身死。

渔翁讲了《郁南国王和都班医师的故事》之后,接着责备魔鬼:“该死的魔鬼!你要知道:假若郁南国王让都班活着,那么安拉一定会让国王生存下去的。可是国王不饶都班而杀了他,所以安拉才处国王死刑哩。你呢,该死的魔鬼呀!假若你不存心危害我,安拉一定会饶恕你的,可是你口口声声要危害我,所以我才要把你闷死在胆瓶中,抛到大海里。”

“渔翁,指安拉起誓,你别这样做吧。我固然作了孽,还求你饶恕我,别因为我的行为而责备我,因为你是善良的人类嘛。古人说得好:‘以德报怨的人哟!作恶者的坏行为,尽够惩治他自己了。’如此说来,求你不要象艾玛迈对耳帖凯①那样对待我吧。”

①这个故事已失传。

“艾玛迈是怎样对待耳帖凯的?”

“我被禁锢在瓶里,不是叙谈的时候;求你放了我,我再告诉你吧。”

“你留着别说好了。我非把你投入海里不可,教你一辈子没有出头的日子,因为当初我向你苦苦哀求,低声下气地求你可怜我,你却一味要杀我。我没有犯该死的罪过,也不曾冒犯你,相反的,我对你行过好,把你解放出来,救了你的生命。你却不知好歹,以怨报德,因此我知道你的本质是坏透了的。你要知道:我不仅要把你投在海里,而且还要把你怎样对待我的情况告诉世人,教他们有所警惕,以便他们打捞着你的时候,立刻把你投在海里,让你一辈子留在海中,遭受种种痛苦,直到世界末日。”

“渔翁,放了我吧,现在正是你讲义气的好机会呢。我向你赌咒,今后我绝不危害你,而且还要给你一件东西作为媒介,使你发财致富。”

渔翁接受魔鬼的要求,彼此约定:渔翁释放魔鬼,魔鬼不危害渔翁,而且要好生对待他。经魔鬼指安拉的大名发过誓,渔翁才相信他,便打开瓶口。这时候,一股青烟从瓶中冒了出来,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,逐渐汇集起来,变成一个狰狞的魔鬼,一脚把胆瓶踢到海中。

渔翁见魔鬼把胆瓶踢到海中,认为自己非受害不可,暗自叹道:“这不是好兆头呀!”继而他鼓着勇气说:“魔爷,安拉说过:‘你们应该践约,因为约言将来是要受审查的。’你同我有约在先,发誓不欺骗我。你不违约,安拉就不惩罚你。因为安拉对人是审慎、宽容而不疏忽大意的。现在我象医师都班对国王郁南所说那样对你说吧:‘让我活下去吧,安拉会延长你的生命呢。’”

魔鬼哈哈大笑一阵,随即拔脚向前走,说道:“渔翁,跟我来吧。”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